姓白的猫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生贺二】

ooc严重,私设甚多,望小天使们担待
关于抢亲,你是喜欢抢他还是被抢?

唐门都姓唐,但是张佳乐他姓张,他的百花式又只能想到唐门,我有什么办法啊,我也很无奈啊,总不能给他改姓吧,所以本文私设外门弟子只要有天赋,有实力也可成为家主,但是孩子必须姓唐,私设老韩是天策府统领,崩的面目全非,不忍直视,但是没办法啊,崩的我都吃了,大家看了就图一乐好了。😂😂

张佳乐:

重铠,银枪,硬弓,战马,你是天策府的宣威将军,此时的你刚刚完成任务,正策马飞驰,赶往唐家堡。

你是天策府的将军,天策不属于庙堂亦不属于江湖,你们的职责是守护大唐安定,苟利国家,不求富贵,作为大唐最后的防线,这样的你本不该和江湖唐家堡有什么瓜葛,但是天意难测,你偏偏就与唐家堡唐门门主张佳乐有级深的渊源。

说起这家伙你就生气,从你们相遇开始就生气,现在更气,成亲?竟然敢成亲?好,你成全他。

战马飞驰,你星夜兼程,很快便到了唐门内堡,内堡为唐门禁地,高墙黑瓦,建筑都依山而建,高台深院,十足的大家气势,而且十步一哨,五步一机关,擅入者只有一个字:死。

你速度不减,甚至纵马硬闯,完全不在意江湖上堪称诡谲的唐门暗器,说起来奇怪,擅闯者死的唐门内堡对于你来说如入无人之境,不仅没有暗器袭来,甚至连拦路人都不曾有。

你知道这是为什么,因为你和张某人的关系实在太好,唐门的人几乎都认识你,也知道你们俩那点破事,如今他们门主要成亲,而你却被统领派出去执行任务,他们大概也是一头雾水,搞不清状况,谁还拦你?

终于到了他门前,你飞身下马,拎着长枪准备找他算账,要不是他族弟给你传信,你还什么都不知道呢,今天他要是不能给你个合理的解释,你就让他领教一下真正的天策武学。

怒气直冲脑门,你一张俏脸冷若冰霜,吓得本来想和你打个招呼,给你传信的他的族弟远远的躲开了你,一脸同情的看着你走向他家兄长的房门,让你怒火烧的更加旺盛,连平时喜欢的紧的滚滚也没理,一脚踹开了房门。

红烛喜帐,你外出任务的这几天竟然连这个都准备好了,够可以的啊。张佳乐,出来!你冷声低呼。

听见你的声音,他迫不及待的从里面跑出来,眼中充斥着喜悦,无视你周身冻死人的冷气,笑着给了你一个大大的拥抱,蹭蹭你脸颊,完全没有愧疚和躲避,你迟疑了,他的喜悦全然不做假,这点眼力你还是有的。难道是误会了?可是他族弟的信还有这屋子的布置也是真的……

正在你思索的时候,轻灵的女声响起,问他喜服要放在哪里,什么时候试穿。

你的眼神瞬间冷凝,误会?看来并没有。不待那送衣服的姑娘离开,你将银枪抵在了他脖子上。跟我走。

他愣了一下,满脸的不解,半天才反应过来,一脸崩溃,让你听他说。

都这个时候了,你哪还有心思听他说啊,不耐烦的揪起他衣领,跟我走,你重复了一遍,表示你没耐心听他说些有的没的,你只要结果。

他见你这幅样子,只好将想说的话吞了回去,点了点头,顺从的让你拽着他往外走。

战马飞驰,他坐在你身后搂着你的腰,顺从的要命,面对上前唐门弟子的也只是淡淡的挥了挥手,让他们退下,一副和你亡命天涯,同生共死的样子,不管属下的欲言又止和长老们的恨铁不成钢。但是他的顺从显然也不能让你心软,你一路没有和他说话,任凭他如何讨好。

进了天策府,你将这件事据实上报,等待统领的责备和处罚,却没想到统领只是骂了你几句,便和军师商量起别的事,反而弄的你不解,正待细问,军师挥了挥手让你退下,你只得作罢。

就这样,你云里雾里,完全搞不懂是怎么回事,直到府里的小丫头送来喜服让你试穿。

你没有动,喜服,看了就生气,再说和谁成亲啊,试什么喜服,不试。

你拎起长枪,准备去校场和将士们过过招,痛快痛快,却不想他会来找你。

你不打算理他,负心人而已,不值得,你已经后悔把他带回来了。

张大门主知道你不想理他,也不说话,只是懒懒的靠在你床边,把玩着挂在床幔上的璎珞,含笑看着你。

无名火起,越看他越生气,你瞪他,让他哪来的回哪去,天策府不养无用之人。

他头疼,说可不能回去啊,夫人没追回去呢,他回去干嘛?原来,那场婚礼本来就是你的,你本来就是他要求娶之人,要结发之人,他族弟是催你回去成亲的。

你一拳捶在桌子上,将纸条丢给他,上面只有六个字,门主大婚,速归。

他无语的望着你,多大仇这是,坑他也不带这样的,这样的信谁不误会?他该感谢你那天没有直接动手杀了他吗?第一个在大婚之前被夫人暴打的唐门门主,丢死了,虽然现在也没多好,在大婚前被夫人抢婚,能算是你们俩的情趣吗?

看到他生无可恋的脸你笑了,之前还因为他不信任你,瞒着你准备婚礼的一点不快散去,调侃他,这是被你抢回来做压寨夫君了?

他笑,夫人是天策不是土匪,而且被你抢他心甘情愿,绝不反抗。

评论 ( 8 )
热度 ( 67 )

© 姓白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