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枫螟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生贺一】

当你们在剑三的世界
抢亲前篇
唐门他
ooc

张佳乐:

密林深处,你斩杀了最后一个敌军,甩去长枪上的血,压低草帽向外走去。你是天策的宣威将军,正隐藏身份追杀敌国派进来的探子,以防敌国得到不利于大唐的情报。

隐隐的厮杀声伴随着机铦运转声从远处传来,你本不想多事,却担心是敌国的探子没有除尽,只好耐着性子去查看一二。

无穷无尽的暗器反射着幽冷的蓝光,从一个人手里以不同的方式被投掷像各个方向,但凡沾染非死即伤,场面宏大的让你动容,瑰丽的惊心动魄,如果天策也有这样精良的暗器,战场的死伤应该会大大减少吧。

战斗接近尾声,你正想悄悄离开,不惊动那位唐门弟子,以防人家把你当敌人给你一个暴雨梨花针什么的,却不想被那人叫住了。看了这么久,精彩吧?上茶楼听书还得给个赏钱呢,搭把手把我带出去吧,那边的。

听他这么说,你顿觉有趣,提枪上前,缓缓靠近,正想观察了一下,那人第二次开口了,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磨蹭啊,像个大姑娘似的,你在看一会我就流血过多而死了,我不会把你怎么样,也没力气吧你怎么样了,我杀的都是邻国探子啊,天策府的兄弟。你抽了抽嘴角,觉得果然还是扔下他吧,有点二啊这个唐门。

虽然不喜欢这人自说自话和自来熟,但是他确实帮你杀了很多敌国探子并受伤,你只好帮他一把,替他包扎了伤口,然后被恩将仇报的勒索了一瓶天策独门金疮药。

然后在他让你帮忙回收暗器的时候,你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唐门用毒天下闻名,你表示没那个胆子碰他的东西,他一愣,拍了拍脑袋,让你扶着他,收拾了满地的暗器,以上皆为他要的谢礼,虽然你真的不想给。

你对他的第一印象,这是个话有点多的唐门,还有点无赖,完全不高冷。

带着一个受伤的拖油瓶,不能骑马,不能轻功赶路,你的速度被大大影响,而这个二货唐门还事各种多,走着走着看见一株草药,要挖,看见一条蛇,要抓,简直神烦,你不知道多少次想把他扔了,无奈他每次都和你讲,天策应该忧国忧民,应该为国为民,而他也是民,你只好带着他,每天想想扔了他。

路上你们又受到了一次伏击,是针对你你来的,人数众多,如果只有你自己,你是能应付的,但是带着一个伤号,大概就真的应付不了,然而唐门手段从来以诡谲著称,他的毒和暗器派了大用处,甚至还让你抓到了一个俘虏。

来袭者均为死侍,这种人就算抓住也没什么用,他们什么都不会说,他们对生命毫无眷恋,只求一死,以前也抓到过,但是他们被抓住的那一刻就会咬破了牙里的毒药自尽,一点办法都没有。

你叹气,正想带着他继续走,却被他拉住,他在奇怪你竟然不审讯,在知道了原因之后单腿跳着给死侍解了毒下了毒,嘚瑟的告诉你唐门是所有用毒人的克星,是所有毒药的主人,没有他们解不了的毒,没有他们研究不出来的毒,自信又乐观,让你忍不住打击他,五毒。

被你的话噎住,愤愤不平的瞪了一眼,说五毒和唐门从本质上就不一样,一个用死毒,草木之毒,一个用活毒,虫蛊之术,差的远呢,不知道别乱说,五毒同样也解不了唐门的毒。你懒得理他,专注于审讯犯人,果然问出了不少东西。

第二印象,虽然烦,但是这个唐门还是挺有用的,也挺好玩的。

终于出了密林,你的下属找到了你,给你传达了统领新的指令,一声宣威将军叫的他一愣,然后用他打量珍奇草药一般的眼神一样看着你,看的你浑身都不自在,才支支吾吾的和你说,那什么,不知道你是女的哈,之前得罪了,不好意思。

之后的日子,他似乎是因为伤势,依然跟着你,而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有用,一直没有赶他,默许他跟着,但不知是不是因为知道了你是女子,言语行事都收敛了许多,玩笑几乎不再有了。

这样的相处让你觉得很别扭,你还是觉得那个意气风发,乐观自信喜欢玩闹的唐门更有趣,这个处处让着你的他让你觉得无聊。

你拿了一壶酒,叫他一起喝,和他聊起了你保家卫国的志向,聊起了你最崇拜的统领,聊起了他让着你,你觉得很无聊,说他可以像之前一样把你当成男子,反正在军中也没人把你当女的。

他支支吾吾的,说你到底是女子啊,已经知道了,和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怎么一样啊,说话时耳尖红红的,在你调侃他难道害羞了的时候炸毛,谁害羞了?你才害羞了呢,有什么可害羞的,你还算女的?哪个女的和你一样?还带兵打仗,哪有半点大家闺秀的样子啊?

你笑,大家闺秀有什么好,每天都只是待在闺房里,学着那些女红女戒,喜好由不得自己,半点也不自由,没有志向,没有生活目标,只是等着那个自己可能都不曾见过的所谓良人,等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人,相夫教子,了此一生,怎比得过你这般沙场征战,保家卫国?

他听了一愣,随即笑开,没错,就像我们唐门,看顺眼了就勾肩搭背,看不顺眼就送一发暗器,快意恩仇才好。来兄弟,干杯。

第三印象,快意恩仇,随心而为,还会炸毛,这个唐门二货还挺可爱的。

就这样,你们俩相处一直很随意,经常互相帮忙,互相挤兑,你消耗了他许多毒和暗器,他也帮你消耗了不少金疮药,弄得军师都劝你执行任务的时候别那么拼命。

战争又起,番王叛乱,统领奉命带兵镇压,怎料天策出了细作,你的奇袭计划暴露,只带五百精兵的你被敌人三倍兵力围堵在一座小城里,不忍城中百姓被连累,你只能带兵力战,等待统领援兵。

出乎你的意料,比起天策援军,先到来的竟然是唐门精英子弟。

淬毒的暗器和防不胜防的毒药成为了叛军的噩梦,唐门弟子在他的带领下帮你脱险并歼灭了叛军。

这个时候你才知道,原来他竟然是唐门门主。你才知道,原来平时随性如他,也可以这般可靠,可以这般让人信任。

此役结束,天策与唐门建立了友好的关系,只要朝廷清明,皇帝为百姓着想,唐门便和天策守望相助。

而你和他,比起什么感谢,比起什么谢礼,还不如相逢一笑,然后接着互相嘲讽,最后坐下来喝一杯。

从那之后,你成了天策巴蜀部分的负责人,只要和唐门有关系的任务,或者是唐门势力范围内的任务,军师通通都交给你,这使你们见面的机会特别多,相处的时间也越来越多,他有的时候甚至为了躲媒妁之言而跑到你的军营来。

每当这时候,你总会嘲笑他,说他要不就找个大家闺秀成家得了。而他,每次都没骨头一样趴在你旁边的桌子上,特别复杂的看你一眼,说大家闺秀多没意思,他还是想娶个有志向有报复,能上厅堂能上战场的,顺便还能和他互相嘲讽一起喝酒什么的。

你难得愣住,灌下杯中酒,说他别拿你刷了,你们俩也就是损友了,你这条命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丢战场上或者任务里了,就不祸害他了,也没想祸害谁。

第四印象,这个二货唐门对你动心了,但是你不能回应,心好痛,酒原来也有苦的。

唐门总是带着面具,据说唐门的脸只给自己的情缘看,他也不例外。

你曾经也好奇过他长什么样子,毕竟人有好奇之心,但是现在,你一点也不想他摘下面具,一点我不好奇了。

现在的你们,正在调查一条神秘的暗道,据说和什么邪教有关,你不放心手下将士,执意自己前去,他不放心只懂得简单机关对毒一窍不通的你,陪着你一起下了暗道,你自嘲,果然还是连累他了。然后被他弹额头,就这随时愣神的,还不放心别人呢?一旁你们的属下通通别过头去,表示他们什么都没看见。

暗道中无光,漆黑一片,只靠火把照亮。意料之中的机关遍布且都淬毒,还好他出身唐门这样的暗器家族,你们一路走的无惊无险。终于出了暗道,松了一口气,他揽着你肩膀求夸奖,问你是不是多亏有他才能安然无恙,他很厉害吧。你轻笑,唐门门主要是连这个都搞不定还是不要说自己是唐门的,别给唐门丢脸了。

他不依不饶的和你争辩,说这些机关凶险无比,天下能破之人寥寥无几,而他无疑是最快的。

你不理他,转头看向别处,拒绝交谈,他见你如此就转到你面前,非让你看他,正胡闹着,不想破空声忽然传来,还有机关。他将你护在身后,你看不到发生了什么,只听到他一声闷哼,似乎是受伤了。

你焦急的问他怎么样了,他靠在你身上让你带他出去,说没有大碍,不过流血过多就该死了,调侃你这么担心他啊,你无奈,他才是暗器毒术大家,只得听他的,焦急的你没有发现你带他出来的时候,他属下微妙的眼神。

房间里,他屏退左右,让你帮他处理伤口,指挥你给他宽衣,你此时也顾不得男女有别,毕竟人命关天。但是,混蛋!伤口在哪呢??你说流血却怎么没闻到血腥味呢,这混蛋还说是腐蚀性的毒不会有血,这个混蛋在耍你,愤怒的抬头,就看见一张俊秀的脸带着坏笑,那双你熟悉的眼眸满满的都是你。

你匆忙转头,唐门弟子的脸,只给自己的情缘看。你不想连累任何人,在你进去天策时你就明白,你的命已经不在你自己的手里了,这条命随时都可能被老天爷收回去。现在,这混蛋叫你怎么办才好。

你被他圈入怀中,唇贴着你的耳垂,他低低的笑,这下不能赖账了,不止看到了脸呢,夫人,要对他负责啊。

你难得的脸红了。

终生印象,这个唐门的混蛋很爱你,但是你是被他骗到手的,所以他得做好给你一辈子当牛做马的准备。

评论 ( 2 )
热度 ( 59 )

© 幽枫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