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白的猫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 【最好的选择9】

当你是荣耀送给他的礼物

男主方锐

系列文

ooc

 

 

 

 

 

 

 

 

你是荣耀世界里的精灵,每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有一次被精灵选择的机会,当然也有极少数人不会被选中,留不住属于自己的精灵。

 

每个玩家从登陆游戏开始就会获得一个精灵,就是他们的游戏角色。

 

这些角色都和你一样是荣耀大陆的精灵,不过他们又和你不太一样,因为他们和荣耀世界终端签订了契约,成为另一个世界玩家的伙伴。

 

很多精灵都会选择和世界签约,这是一条捷径,是通向满级最快的路,但是他们不知道,满级并不代表巅峰。

 

非签约精灵比签约精灵升级速度慢,也更艰难,但是却更容易登顶,因为他们不受伙伴实力的限制,不会因为伙伴实力有限而停止成长。

 

签订契约无疑好处巨大,可以快速升级,更容易获得顶级的装备,但是签约也限制了精灵们的发展,因为有些精灵再也没有了提升的空间,他们被伙伴舍弃了。

 

这是一场赌博,以未来为赌注的赌博,每一个精灵无论签约之前资质如何,等级如何,签约之后都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之前的一切归于虚无,从新开始。

 

在这个的世界中,角色并不会有转职这样的说法,因为不会有技能点的限制。

 

荣耀世界很大,签约的精灵很多,但是能到达巅峰的却很少,为了平衡签约精灵们与非签约精灵巅峰强者的数量,世界决定将一些非签约精灵送去另一个世界,没有陪伴者的允许不能回到荣耀世界,为期十年。

 

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被送走的精灵大部分都会选择留在那里,放弃身为精灵的能力与身份,放弃漫长的生命,做一个普通的人类,为了自己放不下的那个人。

 

方锐部分:

 

战斗又一次打响,你无奈的带领暗殿骑士们离开了隐居的斯特鲁山脉,前往外界支援盟友们。

 

其实以你们暗殿骑士与世无争的生活处事习惯,你本不会去带她们去,作为首领的你出现已经足够,你的实力足够让魔族忌惮,你的职业特性也足够支援盟友。但是事情总是充满了变数。

 

卑劣的魔族不知好歹,竟对冥王乌希尔大人不敬,而你们,身为暗殿骑士,绝不会放过对冥王乌希尔大人不敬者,更何况对方是身为精灵的你们最讨厌的魔族,在骑士们的愤慨的强烈要求下,你带着她们参加了这场战争。

 

战斗总是会伴随着死亡,骑士团的骑士们为了捍卫心目中的至高神而战斗,而死亡,捍卫自己的信仰,即使是死亡也是幸福的,是值得尊敬的。

 

你其实早已经习惯生离死别,习惯了战争的残酷无情,却不知道为什么还是会像刚刚成为暗殿骑士时一样在战后迷茫,怀疑这样的牺牲是否值得,也许是因为你对冥王乌希尔大人不够忠诚吧。

 

淅淅沥沥的雨水一滴滴落在无法感知温度的身体上,战斗过的地方满目疮痍,你握着手中的短剑四顾,所见不过是残尸焦土,带出来的骑士有许多再也不能回到熟悉的家园了,也许在你不远处的武器残片就属于你并肩战斗的伙伴,属于你曾经教导过的孩子。

 

你习惯性的回头,刚想开口让你的小尾巴跟紧,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了,但是不代表没有漏网之鱼,卑劣的魔族偷袭总是让人防不胜防,还是小心一些的好,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原来竟连这个整日都缠着你的小家伙也离开你了,你终是没能护她周全。

 

心脏麻木的不知痛为何物,只感觉丢了什么东西,空空的。

 

不久前还在对你说一定会像你一样成为裁决女神的小妹妹已经不知所踪,一直说不能给姐姐丢脸而拼命努力的小姑娘再也不能以她的姐姐为目标继续向前走下去了,而你也终将回到从前孤生一人的时光,原来所有的誓言在战争面前都是如此不堪一击,原来小家伙的永远陪伴也不过如此。

 

一阵风从身后吹来,没有了活泼的身影为你披上的斗篷,没有了那抱怨你不注意身体的声音,没有了被你摸头之后温暖的笑颜,你似乎感受到了一丝寒冷。这种久违的感觉让你感到了一点欣慰,倘若连寒冷都无法知晓,那么这个世界对于你来说将会是多么的恐怖。

 

你离开了战场,将首领之位让贤之后便前往诞生精灵的生命树旁等待,等待着你的小尾巴重生。

 

你祈祷,祈祷伟大的冥王乌希尔大人保佑她还会是暗殿骑士,这次你将一直带着她,从最初级的技能开始教导她,你会做好一个姐姐,而不是像从前那样因为骑士团的事忽略她,你一定会好好照顾她,关爱她,护她周全,哪怕她并不记得你,并不知道她是你妹妹。

 

然而冥王大人似乎是在打瞌睡,他并没有听到你的祈祷,你的小尾巴重生了,却不可能留在你身边了,她成为守护骑士,喜爱和平的美丽的光精灵。

 

其实她成为什么职业都无所谓,你不介意,但是只有守护骑士,圣职者之类的光明职业是你们暗殿骑士无法触及的存在,因为你们信仰冥王乌希尔,而她们信仰万物的创造主卡洛索,是智慧之神尼梅尔的化身,她们信仰诞生,而你们崇尚死亡,光与暗注定不能相交,你若待在她身边才是害了她。

 

你苦笑,你终究无法弥补对她的愧疚,就像你曾经无法弥补另一个人一样。

 

曾经你年少轻狂,信仰是你的一切,刚刚觉醒为暗帝的你在获得独立的资格后为了那份信仰义无反顾的离开家园,毫不犹豫的参加战争,为了信仰,为了荣耀。

 

然而信仰如何?信仰换不回你最爱的他们,而这也是你终生之憾。曾经那场战争带走了你的恋人,带走了最爱你,也是你最爱的人。

 

而如今,又是战争,这场战争带走的是你孤独了几百年之后好不容易获得的温暖,带走了唯一敢接近一身冰冷杀气的你的小妹妹。

 

绝美的脸庞失去了生气,变得冰冷,黑曜石般的的眸子也失去了光点,信仰此时是不是有些多余,心已死,生无可恋,信仰要来何用?

 

温和的女生想起,本该一身戒备的你被吓了一跳,随后放松下来,如果这是敌袭你早已死了一万次,但是现在对你来说,也许死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你将前往另一个世界,你将作为陪伴者陪伴新晋的职业选手。

 

你无所谓的接受了,反正守护你的,你要守护的人都已经不在了不是吗?他如今已经是和你不再相识的精灵,早已经忘记了你们过往的种种,身边也已经有了适合他的那杯茶。

 

而你的小尾巴,也很快就会有其他人守护,你就算留在这里也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现在的你身处何处都已经不重要了。

 

那时的你不会知道,多年之后,你将为当时选择离开而庆幸。

 

那时的你还不知道,你陪伴的那个人是个多么特殊的人。

 

经历了那么多,失去了那么多,你不愿再把任何人放在心上,不愿任何人走进你心里,却甘愿把最柔软的地方让他知道,甘愿为他开一个特例,甘愿把整颗心都装满他给你的感动。

 

他是太过敏锐的人,无愧于他的名字中的锐字,他一见到你就玩笑着说你会是很好的战士,却不会是最好的伙伴,你可以冲锋陷阵,却不可能和别人配合着攻城拔寨,你是个孤独的人。

 

你略微有些惊讶,这个人很敏锐,这样的人是否会对你产生威胁,虽然你是他的陪伴者,但是你能否相信这样的人?

 

你沉默,没有给他任何回应,他却不急,大大咧咧的笑着,就像刚刚说出那番话的人不是他一样,身上没有一丝让你防范的东西。他对你说你可以好好休息,不用担心太多,他也不会勉强你现在就接受他,不会要求你做任何事,时间会证明一切。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时间会证明一切,你们的关系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改变,你失去了太多,所以对拥有的格外珍惜。

 

他是个心思细腻的人,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过什么,但是却能感觉到你浓烈到绝望的哀伤,能感觉到你那种对任何事都无法触动你的淡漠来自于过去的经历,所以,他在你面前从不会提起荣耀,即使你是他的陪伴者,在荣耀里帮助他是你的责任。

 

他发现你总是会下意识的回头,眼神温柔宠溺而纵容,但是却总会在下一刻仿佛被什么烫了一样狼狈转回去,含在嘴里的呼唤被迫咽下,整个人被悲伤吞没,被绝望掩埋。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喜欢站在你身后,即使你告诉他那很危险他也只是大大咧咧的笑,跟你开玩笑着说他可不是精灵,只是个脆弱的人类,对你没有任何威胁性,女王大人要不要高抬贵手放过他,他甘愿为你当牛做马。

 

开始你总是很不习惯,也很抵触,首先你是暗殿骑士,攻击模式决定了你身后不会有人,你的小尾巴已经是个例外了。其次那个位置已经有了主人,虽然她已经不在了,但是你并不想让别人代替她的位置,也代替不了。

 

你告诉他,你希望可以留住一些可供回忆的东西,即使很痛苦,但是那也是你最美好的回忆,他这次终于正经的回复了你,没有了一直以来的漫不经心,没有了一直以来的散漫,他说人不能活在过去里,总得向前看。

 

他的话惊醒了一直沉浸在过去的你,是啊,总得向前看,他们也不会希望你一直这样下去。

 

你开始适应没有他们的生活,开始接受别人对你的善意,不再封闭自己的世界,不曾忘记却不再哀伤。

 

你开始接受他作为你的伙伴,自愿回到荣耀为他的搭档鬼迷神疑成为攻坚手,交付后背,成为他们犯罪组合向前的剑,不再犹豫,不再逃避。

 

你开始习惯他总是站在你身后,却又在不知不觉中变成习惯了抬头时他会对你笑,习惯他总是走在你前面,然后转过身向你伸出手,将你拉到身边,习惯他总是在队友面前开黄段子,开嘲讽,却在队友向你告状时装无辜,习惯了他在你想起从前时故意打断你的回忆,将你从悲伤中带离。

 

谁生来都是用冰封锁内心的,即使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封锁也有冰解的那一天,很显然,他的独特的温柔打动了你,你的心已经不同了。

 

你知道,他从蓝雨训练营开始就一直在退让,一直在妥协,不过很显然,他一直都很出色,从气功师到流氓再到盗贼,他是天才,但是你没想到,作为盗贼之王登顶的他有一天会被迫再次转型。

 

呼啸已经容不下他,犯罪组合并不被新人们认可,他在战队的处境变得尴尬。

 

效力了这么久的战队放弃了他,你愤怒,气的不再带呼啸精英们下本,不再给呼啸帮忙,不再抢boss,甚至领地的大门不再对呼啸开启,不在和他所谓的队友说任何话即使对方对你和对他的态度截然不同。

 

你是如此,反观他却始终还是老样子,投入全部精力训练,漫不经心的开着黄段子,开着嘲讽,风格也是依旧老样子不曾转变,即使在战队终于放弃他时他也还是很淡定,微笑着理解了战队的难处,却对你叹息一般的说时间终于到了。

 

对于他的选择你什么都没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许久不曾给你反应的心竟微微颤抖,涌起些微不易察觉的苦涩。

 

你知道,比起安慰,比起抱怨,他现在更需要你的陪伴,你只是靠在他怀里听他说从前犯罪组合多受欢迎,说从前他是多受欢迎,不是放不下,只是停下来缅怀一下,他只是需要调整一下,终究还是那个黄金右手,一定会找到适合他的地方的。

 

如你所料,他并没有时间消沉,他加入了兴欣战队,转型为气功师,开始了新的征途。

 

在兴欣你见到了更加热血的他,见到了充满冲劲的他,见到了那个信任队友,对后辈维护有加的他。说起来他也才20多岁,从前总是考虑的太多,太冷静,太理智,让你忘了他终究也只是个20多岁的年轻人。

 

在这里,他找到了一支队伍的联系,不像从前为追逐别人的风格疲于奔命,不再是努力的想和队友建立联系却得不到回应,现在的他很好,无论以后如何,这里现在很适合他,你为此感到开心,为他再度找到一起拼搏的好友感到欣慰。

 

开始,你不爱说话其他人也不好意思来逗你,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听叶神他们告他的状已经成为了你每天的必修课,而他也每次都会装无辜,装纯良,表示都是叶神他们在诬陷他。

 

一次,老魏说他又在开黄段子,教坏小孩,你也的确看见小乔脸红,但是他却说他什么都没说,都是老魏说的,媳妇,你要相信他,不信你看他真诚的眼睛。

 

叶神嗤笑,说可要点脸吧,别在媳妇面前装单纯了,联盟谁不知道他猥琐大师的称号,谁不知道他能把气功师玩的满地滚啊。

 

他搂着你,在你颈窝里蹭了蹭,说媳妇,他是无辜的,你要相信他,谁都知道叶神才是联盟第一人。

 

你忍笑,不揭穿他,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两个字,前辈。

 

开始众人都没明白你的意思,谁也没想到向来少言的你会说出这么嘲讽的话,直到和你关系已经很好了的叶神家的精灵笑开,众人才明白你这是在讽刺老魏他们才是真正的猥琐祖师爷,才知道原来你竟然这么护短,而叶神和老魏也被自家精灵嫌弃,猥琐什么的他们俩绝对跑不了,还说别人呢。

 

笑笑闹闹,时间过得飞快,兴欣终于还是开始了在联盟中的征战,走的很难,很艰辛,每个人都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他也一样。

 

索性,结局是好的,第十赛季的冠军被兴欣收入囊中。而他,转型在封神则是最好的肯定,最好的赞誉。

 

世邀赛,他作为国家队的一员参战,赛后,你们在苏黎世结婚,在那里决定一起走一辈子。

 

荣耀让你们相遇,让本是两个世界的你们相知相恋相守,平平淡淡就是你所追求的最简单的幸福。

 

很久以后,你们牵着手出去散步,你忽然想到前几天叶神家的精灵说起她是怎么被叶神套路的,说叶神是怎样喜欢上她的,她又是怎么喜欢上叶神的,你有些好奇,好奇他是怎样喜欢上你的。

 

他说他也不知道,只是不想让你被那浓烈到绝望的哀伤埋没,不想看到你对一切都不在意的样子,不想看你生无可恋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只是想帮你,因为他坚信世界上没什么过不去的,却不知道怎么就把自己赔了进入。

 

你笑了,是啊,喜欢哪有为什么,你还不是稀里糊涂的就被他套牢了,现在还不是留下来陪他过一辈了。

 

你信仰的神救不了失去重要之人的你,终究是你身边这个人给了你从新开始的理由和勇气,在你不知道的时候让鬼迷神疑找到你的小妹妹将一切说开,让你们相认。

 

神在南,而我们向北,不是神抛弃了我们,而是我们背弃了神。

评论 ( 6 )
热度 ( 47 )

© 姓白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