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白的猫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 【最好的选择7】

当你是荣耀送给他的礼物

男主黄少天

系列文

ooc









你是荣耀世界里的精灵,每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有一次被精灵选择的机会,当然也有极少数人不会被选中,留不住属于自己的精灵。


每个玩家从登陆游戏开始就会获得一个精灵,就是他们的游戏角色。


这些角色都和你一样是荣耀大陆的精灵,不过他们又和你不太一样,因为他们和荣耀世界终端签订了契约,成为另一个世界玩家的伙伴。


很多精灵都会选择和世界签约,这是一条捷径,是通向满级最快的路,但是他们不知道,满级并不代表巅峰。


非签约精灵比签约精灵升级速度慢,也更艰难,但是却更容易登顶,因为他们不受伙伴实力的限制,不会因为伙伴实力有限而停止成长。


签订契约无疑好处巨大,可以快速升级,更容易获得顶级的装备,但是签约也限制了精灵们的发展,因为有些精灵再也没有了提升的空间,他们被伙伴舍弃了。


这是一场赌博,以未来为赌注的赌博,每一个精灵无论签约之前资质如何,等级如何,签约之后都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之前的一切归于虚无,从新开始。


在这个的世界中,角色并不会有转职这样的说法,因为不会有技能点的限制。


荣耀世界很大,签约的精灵很多,但是能到达巅峰的却很少,为了平衡签约精灵们与非签约精灵巅峰强者的数量,世界决定将一些非签约精灵送去另一个世界,没有陪伴者的允许不能回到荣耀世界,为期十年。


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被送走的精灵大部分都会选择留在那里,放弃身为精灵的能力与身份,放弃漫长的生命,做一个普通的人类,为了自己放不下的那个人。


黄少天部分:


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不化的冰开裂,破碎,一切都要结束了,终究是你输了,没有什么可说的,冰冻之心将要融化,碎裂,你终是逃不过宿命,逃不过被黑暗之眼选中的命运。


你淡漠的看着一切,无所谓的闭上眼睛,不在看魔族耀武扬威,不再看你那背叛同盟,投靠魔族,刚刚偷袭你的,曾经的伙伴歉意的眼神。你虽是冰冻之心,虽然早就没有了感情,但是碍眼的总不会好看。


忽然想起魔族对于死去精灵的迫害,用精灵的遗体做各种研究,你用最后的力气让自己死的干净一些。


身体将随护身的冰甲一起破碎消散,很美,很梦幻,却也残忍得连重要之人缅怀的机会都不留下,就像你被黑暗之眼左右的一生,绚丽又残酷。


其实,你根本就无所谓好看与否,你只是单纯的让灵魂得以安宁,不想死后在被谁打扰。


温暖阳光照在你身上,身下似乎不是冰冷的雪野,而是舒适柔软的床铺,睁开双眼,淡定的环视四周,你确定这里的一切你都没有见过,这时,脑中想起了世界温和的声音。


原来,你是被送来另一个世界,你需要陪伴一位职业选手成长,需要在这里待上十年,你默然的听着,心里连半点波动也无。


你是冰冻之心啊,你双脚踏上的每一块土地,呼吸的每一口空气,甚至身体里流的每一滴血液,都早已凝成冰晶,你的感情虽然还未完全消逝,但是你的性格却早已变得极度冷漠。


你虽然还活着,却已经等同于死亡,若问你为何还残喘与世?只因为魔法,你的目标就是要掌握更顶级的冰之魔法,你是冰冻之心,理应登顶冰之魔法的巅峰。


在你心中或许只剩下了那像雪花一般绽放的黑暗之眼。让这样的你陪伴谁?谁又能接受这样的你?


房间的门被打开,少年裹着厚厚的衣服探头探脑的向里看,直到被身后的人推进来,然后轻声的嘟囔,魏老大真过分,推什么啊,他又不是不进来,但是真的好冷啊,这究竟是只什么样的精灵?


抬头,猛然发现正在看着他的你,他不好意思的微微脸红,随即灿烂的笑开,说他叫黄少天,说他是你的陪伴者,希望你们可以相处愉快,希望你们可以成为最好的搭档,可以成为最好的朋友。


你淡漠的转头,无视他的话也无视他,无心无感,任他无措的问你是不是讨厌他?是不是不想和他搭档?是不是……


他话很多,但是你却当听不见,他从活跃到最后看着你不知道该跟你说什么,你也当看不见,反正你无所谓,你只要能继续研究魔法就好,其他任何事都与你无关。


他对你的热情开始随着时间的流逝而减弱,好奇心还在,却不是不能克制,因为你从来都不曾回复他,他开朗,活跃,但是对于没有感情的你,他不想继续下去了,没有人喜欢单方面复出,况且他也无需讨好你,他一个人也能登上巅峰,直到你实验的形态被他看见。


洁白的冰晶在你手中缓缓转动,改变形态,改变大小,改变透明度,美轮美奂,冰构成王冠,为你加冕,手持冰凝成的魔杖,在由冰构成的王座上勾起嘴角,你在为实验成功而欣喜,却不想这一切落在他眼里又是另一幅景象。


你是美丽的冰精灵,风华无双却不可亲近,那一刻你的身影落在了他的心里,他决定让你的眼里印入他的影子,让坚冰刻上他的样子,为他融化,一辈子不曾离开,不曾淡化,而这一切需要时间,需要机会,而他,等得起,他不急。


他开始像原来一样总是出现在你身边,却不在在乎你是否会看他,他开始像从前一样关注你,却不会再问你问题,他还是喜欢说话,但是却不会在意你是否回应,一切似乎和你刚开始一样,却又明显不同。


你能感觉到他的改变,但是并不关注,因为和你无关,你只要能继续研究就好,但是他显然不会让你继续以前的对他无所谓的状态,他希望你的眼睛里有他。


他对你不计付出的照顾,不求回报的保护,他依然是活跃,开朗,喜欢说话,但是他说话却是为了告诉你关于他的事,你不听,不在意没关系,时间长了,次数多了,即使无意也会听进去一两句的,当然能多听当然更好。


这天,你正在考虑新的魔法,他突然回家,你早就习惯了他的出现,反正不会打扰到你,你也懒得理会。


但是这次却不同,他无视你身上的冷气,不顾会被你冻伤,强硬的把你拉进怀里,求你让他抱一会,别不理他,对你说他的队长退役了,说他的魏老大被打败了,开朗如他,竟然也会有这么难过的时候。


你向来对于他视而不见,向来不会把他说的话放在心上,难得的,你这一次没有无视他,没有拒绝他的接近,你的感情毕竟没有完全消逝,对于总是陪伴着你的他,你还是不能放着不管。


这件事似乎是一个契机,从那以后他比从前更加喜欢待在你身边,喜欢缠着你,喜欢和你更亲密的接触,开始让他的好搭档夜雨声烦和你接触,让你们在荣耀世界搭档,合作,开始喜欢对你耍赖。


渐渐的,你发现了很多不一样的他,开始愿意收敛一身冷意,让他接近,他在你身边不在需要裹着厚厚的衣服,身为冰的掌控者,这对你来说很容易。


你的体温开始靠近人类,因为他喜欢拉你的手,虽然每次都会被你过低的体温冰的皱眉,但是下一刻就会又温暖的笑开,仿佛没有感觉到你身上冰霜一样的冷意。


在你面前他总是很孩子气,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会搂着你,蹭着你,耍赖,直到你点头为止,夜雨都会无奈的扶额,说没眼看了,叫他黄三岁,让他别丢人,快点恢复正常。


每到这时他都会骄傲的说有什么关系,三岁就三岁,有用就行了,别人还办不到呢。


你和夜雨对视,对他耍宝的行为视而不见,转身走人,简直没有更丢人的了。


他也有成熟的时候,面对这个世界,你一无所知,他会牵着你的手,一点一点带你熟悉,带你接触,那时的他那么可靠,和平时总是撒娇耍赖的他截然不同,让你更想了解他,想知道他还有多少面是你不知道的。


他总是很喜欢说话,很活跃,每天都会给你讲他在战队的事。说他比赛时又打败了谁,说他比赛时有什么失误,下次要注意,让你提醒他。他喜欢拉着你看比赛视频,让你以你的角度看这场博弈,让你找他们会忽略的东西。


他也有安静的时候,在你休息的时候他从来不会多话,他更喜欢看着你睡,他会把你搂进怀里,让你靠着他的肩膀,轻轻的用手顺你的发,目光眷恋,难得安静而宠溺。


他总是大咧咧,什么都不在乎,很阳光,开朗又活跃,仿佛是太阳,永远都不会陷入阴霾。但是随着对他了解加深,你发现并不是这样。


他是优秀的机会主义者,冷静,理智,他是豹,善于隐藏自己,通过各方面因素分析敌人,善于抓住对手的薄弱之处,一击必杀,他从来都不是个认人揉捏的软柿子,但是在你面前,却是不同的。


他是猫科动物,却几乎不会对你挥爪子,即使有时生气例外,爪也收在厚厚的肉垫里,仿佛玩闹一般轻轻的抓你几下,告诉你他生气了,只要哄哄就会过去,温驯的不可思议,像是你养的家猫,没有攻击性。


但是,他终究不是猫。在外人面前,他从来都不是软脾气的,他总是看的透,总是很有决断。


精灵都拥有让人类惊艳的容貌,身为冰冻之心的你自然也不例外。你是冰原的高岭之花,任何人都不能轻易接近的存在,但是,越是这样越是有人被你吸引,人类就是这样,这样的你自然是很多人追求的存在,你从不在意,甚至不曾发现,但是他却不同。


面对对你有好感的人他从来都不是好说话的,机会主义者如他,从不会放弃任何一次打击情敌,好吧,根本就不能算是情敌,留下一点机会。


他从来都喜欢在外人面前粘着你,喜欢搂着你,喜欢撒娇,喜欢看着从来都是冷漠的你对他妥协,无奈的纵容他,宣布主权一般的亲近你,让那些对你别有用心的人知难而退。


他在战场上冷静,果断,善于捕捉机会,在家却会和你用冰做出来的小雕塑吃醋,向你要好处,说你竟然做君莫笑,不做夜雨,叶修哪好了?你怎么能喜欢他?他那么没下限。天知道你只是随便做了一个,实验冰的可塑性。


他是蓝雨的利剑,是蓝雨的副队长,是剑圣,他平时训练总是很忙,不适合出现在网游中,但是他却会想带着你看看他所熟悉的荣耀,没有那么多意外,魔族只是野图boss的荣耀,开了小号,带着你从头开始,看你从前不曾留意的风景。


你开始改变,变得像一个人类,开始有感情,有体温,冰冻之心慢慢融化成逝水,发在未剪短,蓄成银白色的瀑布,因为他说要为你梳头,你开始贪恋他的温暖,眷恋他的温柔。


你开始分享他的喜悦,分担他的难过,愿意把心交给他,愿意为他放弃曾经追求的魔法巅峰,因为魔法学不尽,他却只有一个。


你开始接触他的队友,他的队长,开始参与他的荣耀,尽你所能帮助他,你领地的大门永远为蓝雨敞开。


在这过程中你也交到了朋友,你开始成为蓝溪阁的一员,与喻队家的精灵成为蓝溪阁野图不可或缺的双璧,就像他和喻队带领整个蓝雨一样,你们带领蓝溪阁的精英队。


当时只是觉得和那个姑娘很聊得来,后来才知道,原来你们是同源,都拥有黑暗的过去,都拥有黑暗之眼,只是职业不同,她是湮灭之瞳,而你是刹那永恒。


相似的经历总是很能引起共鸣,你们俩很快成为了朋友,而着也是他们乐意看见的,甚至是他们故意引导的。


你们开始无话不谈,开始询问对方的意见,直到最后,你们做了一样的选择,你们都选择放弃精灵的身份,放弃曾经追求的东西,因为这里有你们放不下的那个人,你们心甘情愿。


你陪着他经历了胜利,也走过了失败,你一直记得,那次记者招待会上他说他不想说话,记得他出来后压低的帽子和微红的眼眶。


你知道,他是光,一直温暖着你,但他也需要你的关心,光也是会疲惫的,而你就是那个他可以放下一切杂念,放心休息的地方。


原来的你,是冰,是你自己都厌弃的,连自己都冰封的,不会随时间改变,被所有遗留的刹那永恒,世界在变,但是被冰封的你不变,身边的人老去死去,而你一如往昔,你被时间遗忘,被世界遗忘。


你独自徘徊在那个世界,你比湮灭者更可悲,因为死亡都是奢望,即使冰破碎,即使身体消散,你也不会消失,天气总会变冷,水总会结冰,而你将随冰一起诞生,等待被人再次唤醒。冰封是刹那,但是存在却是永恒。


但是现在你不会在那样想了,刹那是因为人类的生命短暂,较之精灵的漫长只能称为刹那,但是确是永恒,因为你遇到了他,一秒也是永恒。


现在,你无时无刻都跟他在一起,他依然喜欢像你撒娇,喜欢粘着你,甚至喜故意在外人面前秀恩爱,从前无知无感的你也慢慢喜欢上了被他在意,被他保护的感觉,现在的你很幸福,这样就够了。


评论 ( 10 )
热度 ( 85 )

© 姓白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