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白的猫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叶all】声优先生家里的小宠物一二三(05)

婼_贪欢:

1。不定时更新,纯属于一时兴起的脑洞。


2,设定叶神声优,其他人本体各种小萌物。


3。这就是一个由一个早起梗引发的惨案,ooc什么的原谅我……


4。嗯,我是贪欢。






准备好了吗?


开始咯。






………… 








“包荣兴……”




见臂弯卧着的小猫儿抬头看他,叶修笑了笑,抬起右手食指轻点猫咪的耳朵,低头吻上那个小脑袋毛茸茸的头顶。




“没事儿,就是想起今天见到的一个人。说来也蛮奇怪的,明明一次都没有见过,我却觉得那人挺眼熟……可能是记错了?不应该啊,金色长头发,长的又高,见过的话应该印象很深才对……”




想着想着又入了神,叶修视线转向窗外,已是繁星点缀的深夜时光。








从兴欣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是晚上了,午饭也没回家解决,新老板娘似乎是很体恤员工的,带着俱乐部仅有的几个人找了家大饭店一顿吃。




席间自然免不了多问他几句,这不算什么。让他有些计较的是那个叫包荣兴的男人,一直看着他,初见面就老大老大的叫,似乎还很熟悉他的口味,看他碗里空了就添菜,还净是些他喜欢的菜色。




奇怪,真是奇怪。更奇怪的是应该感到反感的他竟然不仅没有,还觉得莫名其妙的……欣慰?






“乐,你说我是不是得了什么‘见人就眼熟’的病?那也不应该啊,店里还好几个美女呢,要不是‘见金发就眼熟’的病?那还有点儿道理,至少我还认识金色头发的。”




张佳乐呆在他怀里打了个哈欠。一人一猫斜靠在沙发上已经一个晚上,隔壁几只折腾的鸡飞狗跳的声音刚刚停下。今天包荣兴差点儿暴露,让几个隐藏身份好几年没出问题的家伙好一阵气愤,把他丢出来拦(pei)着叶修就各撸各毛把包荣兴踢进屋里收拾去了。




切,早说了那家伙不靠谱,金毛的智商普遍不高,天天就知道卖萌撒娇,成精了就能有区别?




在叶修抚摸的手底下舒服咕噜两声,张佳乐抬脸,如愿获得一个亲昵的吻。




“呵,又撒娇。”




低沉男音落在耳边,白色毛发下的皮肤泛起红润。张佳乐翻过身不依不饶的拿爪子跟那只‘意图不轨’的好看右手作斗争,直到叶修连连求饶承认是自己说错了才罢休,任其搭理背上的毛。




哼,不知道猫咪天生就是用来宠的吗?撒娇都不用好吗,谁跟你撒娇!




“Meeo~”




“好好好,亲一个。”








从屋里溜出来的孙翔压下背脊伸了个懒腰,起身甩甩头,抬眼就看见张佳乐在叶修怀里舒舒服服的样子。




想到早上一踹之仇,孙翔眼一瞪,嘶嚎一声飞奔过去,后腿使力在接近沙发时一跳——




在他的设想里,他应该帅气的划过高空越过叶修,一脚踩在张佳乐的脸上,顺便把叶修那个腻歪的亲亲也抢走。




能,能亲到脸上最好,身上也行//////




然而理想丰满,现实残酷。小短腿哈士奇梦想截至他脑袋撞上叶修的背,后腿拌在沙发边缘的那一刻。刚转过头的叶修和张佳乐就看见一个黑白团子从沙发边缘一路滚到了地板另一头,过了会儿默默在墙角缩起来,微微颤抖,简直可怜到不行。








“阿翔……?”




叶修犹疑开口,他心里已经确定这就是他家那只偶尔凶猛偶尔蠢萌到不行的小哈士奇。放下张佳乐,他起身,一边忍着笑意一边走过去,最终蹲到团子旁边再次开口。




“阿翔?怎么了你,咋就缩成个团儿了呢?”




“呜……”




可,可恶,叶修尼奏凯!我现在不想见到你QAQ




小哈士奇抖的更厉害,明显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叶修终于把笑意咽下去,一本正经的探过手把小家伙抱起来,一边摸着头安慰一边往回走。




“唉,你看看你,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谁小时候没犯过错误呢?哦当然——”




“被沙发绊倒骨碌骨碌滚上一路的还是少,以后小心点儿就行,腿短也不怪你哈!”








张佳乐已经笑的满沙发打滚不能自己了。




对啊,谁没犯过错呢,反正他没骨碌骨碌滚下去过,哈哈哈哈哈哈——




“汪!汪汪!”




张佳乐我跟你拼了!!——




孙翔觉得沉默拯救不了自己,他选择炸裂。他从叶修掌心一跃而起,前爪搭着叶修肩膀,要不是叶修的手始终稳稳压住他的后背他早就窜过去决斗了。




之后从门里出来的几只有点儿迷茫,他们是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的,一出来就看见叶修抱着孙翔,孙翔还死命要从他背后窜过去,远处张佳乐笑的简直要从沙发上掉下来。




一只猫笑疯了是什么样?孙哲平觉得有点儿伤眼,跑过去用后背接住看见他就顺势滚下来的张佳乐,嫌弃的拿尾巴扫了扫那条猫尾巴。




你悠着点儿笑,看着好傻。




不行,不行了,大孙我要笑死了哈哈哈哈哈哈——








韩文清那是老干部,知道抓重点,来叶修腿边来回走了两圈,叶修弯下腰把孙翔放下,揉了揉他脑袋。




“没事儿,就是阿翔从沙发上——”




“汪!!!”




不许说!!!!




孙翔觉得自己一世英名真要毁了。但周泽楷一出来就跟着到叶修的另一边,见孙翔要冲过去已经拦下了他。之前张新杰弄得那个小伤口给他阴影有点儿大,现在颇有些草木皆兵的意味。




结果,孙翔就只能眼睁睁看着叶修揉着韩文清的脑袋,淡定的说:




“——骨碌骨碌的滚了下来,刚刚还缩起来难过呢。”




张佳乐觉得自己要笑的从孙哲平背上滚下来了,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可他就是开心肿么破。








当天晚上大家都睡得很好,张新杰原本有些闷闷不乐的,叶修抱着他躺在床上,让小家伙趴在胸口,一手揉捏猫咪柔软的背脊,一手抓起那个小爪子按在自己的下巴上,弯起眉眼。




“就那么点儿小伤口,哥小时候打架受的伤比这可严重多了。”他说话鲜少用‘哥’这个词,只有自己极度放松或想让别人放松的时候才会随口拽上两句,一般效果也不错。但他知道没这么容易,这些小家伙就和他关心他们一样,也非常关心着他。所以他低头,认真看着这只英短漂亮的眼睛,说道,“没有关系,从带你回来的那一天不就约定好了吗?没有人可以再伤害你,如果我做错事,你有制止我的权力,我可没有食言的习惯啊。”








张新杰被带回来之前,因为本身有些近乎偏执的生活习惯,被其主人狠狠扔在街道旁,走前还毫不客气的踢了两脚,骂着‘多事鬼’‘一只猫还那么麻烦’‘妈的谁爱要谁要’就走了。




大概是真的被主人伤到了,这只有些谨慎的猫很长一段时间都生活在外面,爱干净就靠一些居民小区正门的喷泉,吃的有一顿是一顿,这是没办法挑剔的。虽然因为生的漂亮而被一些心软的姑娘想抱回家去,但谨记着人类对于自己习惯的不喜,他始终没有选择过哪一家人跟着走。




这一切终止在叶修找到它的时候。似乎是知道前因后果的,他来到猫咪面前,手中是一袋一看就是刚买来的猫粮和宠物食盆。




他喂猫咪,告诉猫咪,没关系,不会不适应,也不会讨厌,生活就是互相包容适应的过程。他的家不怎么大,也不怎么好,但他承诺会收回所有他可以伤害猫咪的权力,也会给予猫咪在他做错时纠正他的权力。




‘要成为家人啊,可不是单纯养着玩,家人是更严肃更认真的一种关系。’




‘你要来做我的家人吗?’




张新杰那时候还不会说话。他想告诉叶修,比起被抛弃了的自己,这个人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才像是被抛弃了的那个,笑的像是都要哭了。




于是猫爪子按在那宽大好看的手掌心中,从此做下约定,我是你独一无二的家人。










“心情好点了?”




感觉猫咪舔了舔自己的脸颊,叶修笑笑,小心把被子往上拉了拉,盖到猫咪脑袋以下的位置。




“睡吧睡吧,明早还得早起呢。”




“喵。”




嗯,会记得叫你起床的。








有你的夜色,真是美好啊。










——————————




作者有话说:




叶修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他不傻,但他经历过一些事,心里对某些事情的发生也非常抗拒。


他知道他们不会伤害他,像他爱他们一样爱着他,那就已经很满意了。


他会赚钱,会养家,偶尔发懒,偶尔会累,有个家有等着他爱着他的家人,有在意他围护他的朋友,他就会非常满意,非常幸福。


嗯……就这样。






我是不是突然很勤奋,有没有很想夸我!!!


快来啊!别藏着掖着啊!使劲儿夸我让我上天啊!!!

评论
热度 ( 118 )

© 姓白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