姓白的猫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 【最好的选择12】

当你是荣耀送给他的礼物

男主唐昊

系列文

ooc




你是荣耀世界里的精灵,每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有一次被精灵选择的机会,当然也有极少数人不会被选中,留不住属于自己的精灵。

每个玩家从登陆游戏开始就会获得一个精灵,就是他们的游戏角色。

这些角色都和你一样是荣耀大陆的精灵,不过他们又和你不太一样,因为他们和荣耀世界终端签订了契约,成为另一个世界玩家的伙伴。

很多精灵都会选择和世界签约,这是一条捷径,是通向满级最快的路,但是他们不知道,满级并不代表巅峰。

非签约精灵比签约精灵升级速度慢,也更艰难,但是却更容易登顶,因为他们不受伙伴实力的限制,不会因为伙伴实力有限而停止成长。

签订契约无疑好处巨大,可以快速升级,更容易获得顶级的装备,但是签约也限制了精灵们的发展,因为有些精灵再也没有了提升的空间,他们被伙伴舍弃了。

这是一场赌博,以未来为赌注的赌博,每一个精灵无论签约之前资质如何,等级如何,签约之后都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之前的一切归于虚无,从新开始。

在这个的世界中,角色并不会有转职这样的说法,因为不会有技能点的限制。

荣耀世界很大,签约的精灵很多,但是能到达巅峰的却很少,为了平衡签约精灵们与非签约精灵巅峰强者的数量,世界决定将一些非签约精灵送去另一个世界,没有陪伴者的允许不能回到荣耀世界,为期十年。

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被送走的精灵大部分都会选择留在那里,放弃身为精灵的能力与身份,放弃漫长的生命,做一个普通的人类,为了自己放不下的那个人。

唐昊部分:

傍晚的厨房里,你围着猫咪围裙忙碌着,画面温馨美好。

面前的锅子里煲着汤,你将最后的食材放进去,咕嘟咕嘟的熟悉声音让你想起他评价你做饭时的样子,不禁笑出声。

那是你第一次做饭的时候了,他担心你,一直站在门口看着,即使你只是煮粥。

你对这里的一切都还不是很熟悉,只得小心翼翼,怕真的造成麻烦,所以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你依然严谨的仿佛要做一个困难重重的实验。

你一手拿着书,胸前挂着怀表,认真的按照书上的步骤操作,在合适的时间将案板上的食材放入锅子,不敢有一丝偏差。终于,如书上所述,粥开始咕嘟咕嘟的冒起小气泡,你盯着怀表看着时间,手却下意识的拿起一边的勺子开始搅拌。

门口传来一声压抑的笑声,你茫然的回头,他站在门口捂着嘴。

你疑惑看着他,迷茫的眨了眨大眼睛,怎么了?他笑什么?你没做什么啊?

他让你继续做事,在你不解的目光里离开了。

你摇了摇头,把注意力拉回来,比起别的果然还是眼前这件事更能让你如临大敌。

身后的脚步声响起,你正看着书研究有没有遗漏的地方,没有理他,却不想他反而抽走了你手中的书,把手机放在你手里,他照下了你做饭时候的样子。

你研究了下手机里的照片,似乎没什么特别的?

他终于忍不住笑出声,说你这哪是做饭啊,分明就是中世纪的巫女在熬制魔药啊,换个背景都能以假乱真了。谁敢吃啊?

你定睛看了看,嘴角抽搐,别说,还真挺像的。

画面里的你平时萌萌的娃娃脸上写满了认真,手中的书仿佛不是食谱,而是什么不得了的魔法书,锅子里的似乎也是不容失误的魔法药剂,整个人都散发着魔女的气场。但是这不能怪你啊,职业遗留问题,你也很困扰啊。

而且,不吃?那你就饿着吧。

你是荣耀世界里最有天分的魔道学者,只用了极少的时间,便达到了别人终其一生也未必抵达的高度,二次觉醒,成为封号古灵精怪的魔道巅峰强者,这样的你却和别的精灵不太一样,你不是很喜欢战斗,你更喜欢在实验室里。

不过,喜欢归喜欢,说起来实验来,还真是心情复杂,你被送到这里也还和实验有关。

那天,你在魔族的身上得到了一种你没有见过的物质组成的石头,反复研究后,你发现这种材料很适合用来给武器增加韧性,但是却级坚硬,且含有大量不稳定的易爆物质,难以锻造。

但是这些都不能让你放弃,毕竟专注实验是科学家的天性,而魔道学者就是荣耀世界的科学家。

经过不懈的努力,你终于在这种物质中提炼出了你想要的东西。那是一种粉末,呈蓝色半透明状,中间带着闪闪发光的颗粒,分外漂亮,但是你却知道,越是漂亮的东西就越是危险,正是这种颗粒造成了这种物质的不稳定。

实验进入下一阶段,你开始试着将这种粉末加入你的魔杖之中,开始,一切都很顺利,但是魔族突然造访却让你的实验宣告失败,你的炼金咒语被迫打断,造成了巨大的爆炸。

你反应很快,第一时间施展替身术,远离了爆炸中心,但是还是被爆炸波及,伤的不轻,而进入你实验室的魔族竟尸骨无存。

正在这时,温和的女生响起,你将被送到另一个世界,陪伴新晋职业选手,唐昊。

你无奈的接受了世界的意见,毕竟现在的你实在不适合继续待在这里,那个石头对于魔族很重要,不然也不会顶着你实验室外的攻击阵法闯进来。

本来你是很高兴魔族到来的,来多少你灭多少,他们就是来给你送实验材料的。但是现在,你身上的伤不允许你这么做,另一个世界是很好的选择。

你拖着受伤的身体清理干净剩余的魔族,将实验室遗址封印,等待重建,还没来得及通知在外游历的好友便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浓郁的消毒水味将你从昏迷中惊醒,冷静的检查了一下自己,你发现战斗留下的伤痕全都不见了,你沉思了一下,目前局势不明,只好静观其变。

门开了,进来的青年满脸的不耐烦,看了看你,转身出去叫医生。

原来你被送过来之前身上的伤就都被治好了,但是却因为你刚刚重伤的脆弱体质而发烧了。

经过检查,你已经退烧,被允许出院,但是他就没那么幸运了,对你和蔼的医生阿姨教训起他来毫不留情,说他这个哥哥做的不称职,说他不关心你。

他满脸不耐烦,无比憋屈却不知道怎么反驳,你确实是因为他才来到这个世界的,手里的水瓶被他捏的不成形状。

你看不过他被教训,这不是他的错,拉了拉医生阿姨的袖子,说之前你都是一个人住的,忙着实验,没注意身体,不怪他。

医生阿姨的脸色好了一些,但仍然不放心的反复叮嘱他好好照顾才离开。

你们相识就是这样混乱,然后你们相处的开始也同样混乱。

他是百花的新人,但是却并不受重视,因为他选择了流氓职业,而百花的当家角色却是弹药专家和狂剑士。

他很有野心,并不在意别人的态度,仍然努力训练,甚至拼命训练,别人训练他在训练,别人休息他在训练,甚至吃饭的时候都在看比赛录像。

你和他除了在荣耀基本没有什么交流,他忙,你也忙,他忙着训练,忙着实现他第一流氓的野心,而你忙着实验,忙着给自己的法米利尔,也就是炼金生物升级。

你们的关系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就是各取所需而已。直到那次你遇到麻烦。

娃娃脸,娃娃音,穿着一身白色泡泡裙的你简直是会行走的芭比娃娃,这样的你出门会有人搭讪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

你本想好好收拾收拾那家伙,却没想到他把你护在身后,险些和那人打起来。

你一直以为你们俩只是因为荣耀才会相遇,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自己做自己的事,互不干预才是你们应该有的相处模式,原来他也并不像他表现的那样对你漠不关心。

从那以后你开始关注他,开始接受他,开始了解他,你们不在只是荣耀强制相交的两条线。

你发现,他总是表现的对你不在意,却暗暗的注意着你,照顾着你。

他脾气急躁,却对你意外的容忍,你总是迷迷糊糊,而他总是毛毛躁躁。有一次你睡迷糊了,他早上起床着急去训练,你撞在他身上,他瞪了你一眼,你瞬间就清醒了,慌忙道歉,他却没向往常一样骂你笨。

你以为他是赶时间,但是他从那天以后总会早起床一个小时,顺便把你叫起来,等你清醒了再走。怕你会磕到这里那里,一边骂你笨,一边拉住你,看着你,直到你清醒为止

他总是不承认他关心你,你记得有一次你做饭的时候伤了手,他黑着一张脸说你笨,说你这样也就他受得了,不嫌弃你,但是却动作温柔的替你包扎,小心的不弄痛你。

他总是别扭的关心你,给你买东西却一脸不耐烦的丢给你,然后耳尖不争气的泛红。

他总是把所有时间放在训练上,甚至忘记吃饭,但是却从来不会晚回家,因为你总是笨笨的照顾不好自己。

有一次他出门,两天没有回家,而你在荣耀世界沉迷实验,忘记了时间,没有按照约定返回,他急得四处找你,生怕你粗心大意的找不到回家的路,怕你笨笨的被人拐走,被人骗。直到德里罗告诉他你在荣耀世界才放下心,转而数落你。

他总是口是心非,你个子小小的,放在高处的东西你拿不到,只好踩着凳子上去拿,他只要看到就一定会把你从上面抱下来,帮你拿到需要的东西,却不忘嘲笑你个子矮。

他不喜欢你做实验,但是你是魔道学者,实验之于你就像吃饭睡觉,你没办法放弃实验。他沉默,希望你能在家里做实验,你知道是想他可以随时知道你的状况,保护你,虽然他不承认。

但是你的实验有很多都很危险,不可能在家做,你只好向他保证实验一结束无论结果如何,马上回到他身边。

你开始的时候并不喜欢待在他身边,因为这家伙脾气火爆,对于荣耀总是有着无限的热情,而你,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思考。

他脾气急,不开心的时候总是表现的很明显,这个时候身边的人就比较倒霉了,容易被无差别攻击,被地图炮轰到。

但是你却是他的克星,只要你在他就没办法发脾气,每次只要被你拉着胳膊,眼泪汪汪的看上一眼他就没脾气了,从来都是憋屈的弹你额头,却从来都偃旗息鼓,因此他的队友都特别喜欢你去。

他嚣张骄傲,以下克上成为了第一流氓,别人都只看到他意气风发的一面,只有你知道他付出了多少,只有你知道他为此做的努力。

外界对他的评价有好有坏,只有你这个从冷板凳时期就在他身边的人才知道,他曾经受过多少白眼,忍受了多少忽视和嘲讽。他有骄傲的资本,有嚣张的实力。

你是荣耀世界的魔道学者,是巅峰精灵,你的好友是剑客,喜欢四处挑战,与你在一起的时间有限,所以无论是实验,战斗,还是日常都是你一个人。

不是不会寂寞,不是不想有个人陪伴你,保护你,但是在荣耀世界里随随便便就相信一个人纯粹是嫌命太长了,而你还要留着这条命研究新的事物呢。

其实你很感谢世界的意志,是她让你遇到了这个人,虽然他脾气不好,虽然他别扭,虽然他身上有很多毛病,但是他对你是真的好。

他脾气不好,很暴躁,却会在你眼泪汪汪的看着他时叹气,轻轻弹你额头,将你搂紧,即使知道你不是真的被他吓到了,即使知道是陷阱也毫不犹豫的踩进去,然后答应你的请求,割地赔款。

他到了呼啸之后更没有时间陪你了,只能在休息时间尽力的补偿你,一边抱怨女人逛街可怕,简直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一边却把点头同意,准备钻进实验室的你拖出家门,给你买一大推衣服吃的,不知道到底是谁想出去。

比赛的时候总是会给你留一张前排的票,然后假装不经意的提起,表示其实也不是很希望你去,你要是想去的话可以和他一起走,然后偷偷观察你的反应,在你看向他的时候转头看别处。

坐车的时候总是会把一上车就犯困的你搂过去,让你靠在他身上睡,即使手臂被你压麻也不会叫醒你,只会在下车时说你是猪,让你赶快起来。

面对队友们对你的调侃总是黑着一张脸,谁提起你们俩的事都会被他瞪,谁和你多说几句话都会被他赶回去加训。

但是却从来不会让人觉得你对他不重要,不会在队友面前故意疏远你,甚至更喜欢揽着你的肩膀,宣布主权一般让你不要乱跑,乖乖的,不会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你从来都是离他最近的那个人。

过年的时候他带你回家,唐妈妈唐爸爸很喜欢软软的,小小的你,唐妈妈简直把你当女儿一样,警告他不许欺负你,不然绝对饶不了他。

唐妈妈总是很嫌弃他,说他那炸药桶的脾气实在是不讨人喜欢,说你怎么受得了他,说如果他欺负你就告诉她,她一定让这混小子好看。每次唐爸爸都在旁边看报纸不说话。

你摇头,说他对你很好,唐妈妈却很不相信的看着他,说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你不用怕,也别包庇他,有什么事尽管说,她为你做主。

他忍无可忍的说要养一只狗,这样他在家里是不是就不是地位最低的了?不用被你和唐妈妈一起欺负了。好吧,你并没有。他无力的扶额,看着你委屈的眼泪汪汪的样子他马上改口,你一直很乖。

唐妈妈看了他一眼,说可以啊,要不它留下,要不你出去。

你无奈的拉了拉唐妈妈的袖子,好像无论哪种都是让他出去啊。唐妈妈想了一下,哦,要不它出去,要不你出去。

他气的要炸掉,却没有办法,转身回房间,却又返回来将你抱走,说如果你继续和他妈妈聊下去他就更没地位了,都可以睡马路了,真不知道谁才是唐妈妈生的,被他抱走的你没看见笑的意味深长的唐妈妈和无奈的看着老婆的唐爸爸。

大概是你长的小,他单手就可以把你抱起来,你抱怨过无数次这种抱小孩的姿势,他总是嗤笑一声,嘲笑你的个子。

你们俩一直都是这么相处的,谁也没觉得什么不对,直到唐妈妈逼你们俩结婚你才反应过来,哪里不对?结婚?为什么结婚?他以为你不愿意,臭着一张脸,质问你,然后被你眼泪汪汪的样子弄得没了脾气,抱着你说他喜欢你,想让你留在他身边。

你没出声,低头思考,他紧张的手心都在出汗,把你抱的更紧了些。

最后你答应了他的求婚,答应留在他身边,你想你大概离不开他了吧,无论结果如何,你都不会后悔,他身边就是你的归处,你最好的选择。

评论 ( 2 )
热度 ( 40 )

© 姓白的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