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枫螟

一条咸鱼,偶尔翻身

【男神x你】 【全职】 【最好的选择4】

当你是荣耀送给他的礼物

男主喻文州

系列文

ooc

 

 

 

 

 

 

 

 

你是荣耀世界里的精灵,每一个成为职业选手的人都有一次被精灵选择的机会,当然也有极少数人不会被选中,留不住属于自己的精灵。

 

每个玩家从登陆游戏开始就会获得一个精灵,就是他们的游戏角色。

 

这些角色都和你一样是荣耀大陆的精灵,不过他们又和你不太一样,因为他们和荣耀世界终端签订了契约,成为另一个世界玩家的伙伴。

 

很多精灵都会选择和世界签约,这是一条捷径,是通向满级最快的路,但是他们不知道,满级并不代表巅峰。

 

非签约精灵比签约精灵升级速度慢,也更艰难,但是却更容易登顶,因为他们不受伙伴实力的限制,不会因为伙伴实力有限而停止成长。

 

签订契约无疑好处巨大,可以快速升级,更容易获得顶级的装备,但是签约也限制了精灵们的发展,因为有些精灵再也没有了提升的空间,他们被伙伴舍弃了。

 

这是一场赌博,以未来为赌注的赌博,每一个精灵无论签约之前资质如何,等级如何,签约之后都会站在同一起跑线上,之前的一切归于虚无,从新开始。

 

在这个的世界中,角色并不会有转职这样的说法,因为不会有技能点的限制。

 

荣耀世界很大,签约的精灵很多,但是能到达巅峰的却很少,为了平衡签约精灵们与非签约精灵巅峰强者的数量,世界决定将一些非签约精灵送去另一个世界,没有陪伴者的允许不能回到荣耀世界,为期十年。

 

事实证明,这样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被送走的精灵大部分都会选择留在那里,放弃身为精灵的能力与身份,放弃漫长的生命,做一个普通的人类,为了自己放不下的那个人。

 

喻文州部分:

 

你曾经是元素爆破师,现在是最暴力的湮灭之瞳,你对敌人来说是毫无慈悲心可言的,只要确定目标便会吟唱所有自己记起来的魔法,直到目标灰飞烟灭为止,受黑暗之眼和职业的影响,你的脾气也不太好。

 

你是在完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被送走的,这让你很不开心,你讨厌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像极了当年那段你被人强行换上黑暗之眼的时光,暗蓝色的眼睛被装进里眼眶里,仿佛身体的温度一并被那暗蓝冰封,再也没办法恢复。

 

你站在那里拼命的放冷气,却不知道怎样才能改变这种状况,你并不想待在这里,你想战斗,只有战斗才能把你心里的郁结发泄出去,只有战斗才能把黑暗之眼中庞大的力量消耗一部分,让黑暗之眼更容易控制,避免心被黑暗的力量吞噬。

 

身后的人从你身边绕过,走到你身前站定,神色温和的开口,说他是你的陪伴者,虽然来到这里似乎并不是你的本意,但是现在除了合作也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他会尽量考虑你的需要,帮助你,希望你能考虑与他合作。

 

你冷冷看着他,暗蓝色的眸子里满满的轻视,湮灭之瞳的气势稍微外放,陪伴者?呵。够资格吗?

 

你以为他会知难而退,你以为他会在你气势下露出恐惧的眼神,你以为他会狼狈而逃。但是都没有,他依然温和的笑着与你对视,神色坚定即使已经汗湿了发鬓。你淡漠的转身,默认了合作,坐到了窗台上,你需要想一想以后的事。

 

当时的你只是稍微认可了他,却不知道这只是你们相伴的开始,是你陷落的开始。

 

那时的他才刚刚成为职业选手,还没有日后战术大师的成就,还会被人讽刺为手残,但是他却从来都不在意,他从来都知道自己要做什么,该做什么,从来都有目标,并且会坚定的前行,这正是你认可他的地方。

 

他很敏锐,善于观察,知道你习惯了一个人,习惯了自己解决一切麻烦,从来都不多言,总是会体贴的不多干涉你的事,给你足够的私人空间,即使担心也尊重你的选择,无论你做怎样的决定,都在你背后支持你,做你坚固的后盾。

 

他从来都是温柔的,你们从来没有发生过冲突,他总是很体贴,宠溺的包容着你。但是包容不代表纵容,他也不会只是单纯的一个人烦恼,他会将他的想法很好的传达给你,让你知道他的思虑,他的担忧,他会温和的提出建议,想法也更全面,总是比以毁灭为目的的你理智太多。

 

你总是返回荣耀世界猎杀魔族,精灵都是好战的,拥有黑暗之眼,不想泯灭本性的你更是其中翘楚。

 

他不想让你一个人,他担心你不计消耗的战斗方式会被人利用,担心你受伤后会不顾伤势恶化继续战斗,他想陪伴你,想在离你最近的地方看着你,猎杀魔族他不能陪你,荣耀世界他帮不上忙,但是他的搭档可以,他不能去的地方也让他的搭档在你身边吧。

 

开始你不同意,你是湮灭者,范围杀伤和极限输出才是你的战斗风格,就如你的职业,湮灭者,你怕会误伤他。但是这次他意外的坚持,像你们第一次见面时一样,甚至比那时还多了一些固执,没有了从前你们生活上的小事意见相左时宠溺的妥协。他说,虽然名义上你是他的陪伴者,但是陪伴是相互的,他也希望能够一直在你左右。

 

你拗不过他,只能每次都和他的搭档一起行动,自那以后,湮灭者为冕的你身边总是有名为索克萨尔的术士的身影,从无意外,你再也不会孤军奋战。

 

你是战场上的魔皇,是所有魔族闻风丧胆的存在,然而这样看似无敌的你却也有很多缺点。

 

你不会做饭,以前生活在战斗中,你对于食物实在是没有什么要求,对于你来说,食物填饱肚子就可以了。

 

在蓝雨的时候你们从来都是吃食堂,心细如他也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但是,夏休期到来使这个问题被提上日程,你烦躁的拿着食谱,强迫自己学习那些你从没接触过的东西,要强如你自然是不想被任何问题难住的。

 

他抽走你正在研究的菜谱,温柔的笑着,告诉你他是会做饭的,在他身边你可以不必担心饿肚子,你可以不必擅长所有的事,如果你愿意,他会和你一起面对一切问题,甚至为你撑起一切。

 

你没有说话,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他的好意,从来都只有自己的你早就忘记了如何去依赖,忘记了并肩的感觉,因为没有可以依赖,可以并肩的存在,也许曾经有过,却也已经失去了,忘记了,因为精灵的生命总是太过漫长,长的绝望。

 

他看出你的不自在,体贴的转移话题,不给你增加压力,你却注意到他眸子中的光有一瞬间暗淡。

 

当晚,你吃到了他做的晚饭,虽没有色香味俱全,但是却让你感觉那么温暖以及安心。

 

饭后,你推他去训练,无视他的犹豫,让他无需担心,现在的你早就不是刚来这个世界那个你了,你已经可以做一些简单的家务了。他无奈的叹气,反复叮嘱你小心不要受伤,不行就放着等他来收拾后才离开厨房。

 

收拾着碗筷,你不经意间发现了垃圾桶里没有处理的外卖袋子,你抿着唇,联系刚刚他不太自然的神色,想到了些什么,准备晚上确认,不出你所料,果然在厨房看见了某个深夜还拿着食谱忙碌的身影。

 

你没有出声,悄悄的回到房间,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什么都不知道。

 

你坐在窗台上看着难得的圆月,心久久无法平静,原来也会有一个人会毫无目的的接近你,会为了你默默的复出不求回报,原来也会有一个人那么在乎你。一切都从那一刻开始变得不一样了,你终究不是没有心的。

 

从那以后,你不在拒绝他偶尔亲昵的动作,因为你不想看到他明明笑着,却眸色暗淡,不想看到他温柔的对你说话,却躲避你的视线,不在和你眼眸相对,即使你不喜欢和人接近。

 

你是在战场上活下来的精灵,身上的防备总是无法卸下,感觉也敏锐的可怕,但是你却开始习惯他的气息,习惯了他在你身边的感觉,习惯了他的亲近,不会在他碰到你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要反击,不会在睡梦中被惊醒,不会在他旁边睡不着。

 

你终于开始接受他对你的好,开始给与他湮灭者独有的温柔,开始打开心扉,同意他去你心里,允许他在你心里占据一个位置,独一无二的位置。

 

你不知道,你的改变他看在眼里,并且为之欣慰。

 

他开始让你与蓝雨各位的搭档对练,开始带着你接触蓝溪阁,让你带蓝溪阁的各位下本,带队抢boss,收集材料,你渐渐的成为了蓝溪阁精英的主心骨,渐渐的离不开这里,渐渐的习惯了面前有骑士抗伤害,受伤有牧师治疗,身后有术士守护的日子。

 

你从他那里学会了信任,将后背交付队友,学会思前想后,顾虑团队的利益,学会了包容,收敛了火元素一般爆裂的脾气,你学不来他的温和却终于还是被教会了豁达,不在计较他人的看法,淡然的让认识你的精灵愕然。

 

你再不是独行者,你再也不是什么都不考虑,只追求毁灭的湮灭者,再也不是精灵们望而却步的魔皇,却依然是魔族恐惧的元素爆破师,甚至更加忌惮,因为元素爆破师不再是孤军,不再只追求毁灭。

 

你总是不太懂人情世故,毕竟你在这里生活的时间还太短,他也说没关系,你可以慢慢学,他会一直在,你却想不到,就是因为这个你不太重视的不太懂,卖了你自己。

 

还记得那是第十个赛季结束的夏休期,他带你回家时发生的事。

 

他总是很招女孩子喜欢,这次也不例外,喻爸爸同事家的女儿很喜欢他,总是往他身边凑,总是小心的讨好喻爸爸喻妈妈,总是抓住一切机会在他面前表现自己,总是明里暗里排挤你。

 

你是不太懂人情这些弯弯绕,但是敏锐如你,这么明显的针对你怎么可能没有感觉。但是有什么关系?她喜欢喻文州是她的事,与你无关。比起计较这些你更关心他的状态。

 

第十赛季失败,他将所有的责任全部归结在了自己身上,你担心他压力太大,你不想他那双温润的眸子染上难过的色彩。

 

又是他训练的时间,喻妈妈拉着你和另一个姑娘聊天,你心神不宁,她们聊的开心,你却一点也听不进去,你的心全部都在他身上,他在难过吗?

 

和喻妈妈道声抱歉,你向他训练的房间走去,无视身后小姑娘对你的编排,忽略了喻妈妈眼里的笑意。

 

房间里的电脑开着,他却仅仅是看着屏幕上的索克萨尔发呆,没有像往常一样全神贯注的训练。

 

开门声引来了他的侧目,看到进来的是你,他放下了习惯扬起的微笑,对你招手示意你过去。

 

当你搂着你将脸埋进你颈窝的时候你依然在状态之外,僵着身子不知道该怎么办。推开他?他本来就很难过了,不推开?但是你真的不习惯。

 

正在你纠结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喻妈妈和小姑娘来叫你,她们要去逛街,问你要不要去。

 

你不知所措,不知道该怎么办,你们这样会让喻妈妈误会的吧?对他是不是不太好?

 

然而事实证明,你的担忧是多余的,喻妈妈淡定向你们道歉,说打扰你们了,让他好好陪你,不要只顾着训练,夏休期就放松些,吩咐他带你出去玩,不要总是闷在家里,女孩子总是需要打扮的,漂亮衣服是不能少的。

 

你本想解释,让喻妈妈不要误会,但是他却抢在你前面答应了,无视你的眼神,温柔的叮嘱喻妈妈外出小心,让她不要顾及你们,玩的开心,最让你不解的是他在整个交谈的过程中始终没有放开你,甚至微用了些力气暗示你不要挣扎。

 

事后你问他为什么这么做,他说他不习惯那个姑娘,不想被缠着,对你道歉,说不好意思让你为难了,但是他真的不能接受那个姑娘,这几天你还得帮他,陪他演戏,装他女朋友,直到那姑娘离开。

 

被你问及为什么,他只是无奈的笑,说他又喜欢的姑娘了,但是那姑娘却不明白他的心意,他只能等着,等那姑娘明白他的感情,答应做他的新娘,陪伴他一辈子。

 

听到他说的话你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原来他已经有喜欢的姑娘了,你以为他可以一直陪着你的,看来终究是你想的太多了。

 

你淡淡的恭喜了他,祝他能早些得到喜欢姑娘的倾心,便返回了荣耀世界,没看见他无奈又深意的笑。

 

你开始疯狂的战斗,没有联系任何人,就像以前一样,以毁灭为目的,用战斗抒发心中的郁结,疯狂的猎杀。

 

这是你在认识了他以后第一次一个人猎杀魔族,一个人战斗,身边没有术士的陪伴,背后没有了术士的守护,但是无所谓,曾经那么多年你都是这么过来的,以后也将如此,你不会在依赖与任何人了。

 

面前的魔族倒下,你习惯的想要叫人收拾战利品,猛然响起今天你不是带团打boss,今天只有你自己。你看了看地上爆出的东西,小窗通知蓝溪阁会长来收拾战利品,便向下一个可能有魔族出现的地点走去。还不够,你还需要更多的战斗,那样你才不会想这些没用的东西。

 

没有人可以一辈子不分离,他早晚会退役,那一刻就是你能陪伴他的最后,即使他永远是职业选手也没有用,人类的生命总是太短暂,你总是要回到一个人的状态,看不清的从来只有你自己而已。

 

白发的术士挡住了你的去路,索克萨尔终于找到了误会他搭档跑掉的你。

 

他说他在找你,说他有很重要的话要对你说,说他在等你。

 

你淡淡的点头,表示你知道了,脚步不停,绕过术士前往你的目的地。不被任何事情阻挡战斗的脚步,魔皇本该如此。

 

看到你的态度索克萨尔知道恐怕他家搭档玩脱了,你终究是魔皇,不能期待只知道战斗的魔皇能懂得感情这种复杂的东西,就不应该期待你的情商,无奈,他只能将喻文州的计划和盘托出。

 

原来,被吸引的不止是你自己而已,在你开始在乎他的同时他也在喜欢上了你。

 

他洞察了你的防备,所以给你足够的自由,知道你会对他心软,所以故意让你看到你拒绝他接近后暗下来的眼眸,甚至为了加深你的愧疚,装作体贴的假意掩饰。

 

他没有说谎,他确实是会做饭的,而且做的很好,那天外卖的袋子,深夜厨房的场景都是他故意演给你看的。

 

你从来都是一个人战斗,现在却会优先考虑蓝溪阁的利益,你从来都是以毁灭为目的,现在却会注意魔族掉落的东西,现在的你已经不再是当年独身的魔皇,现在的你是蓝溪阁精英团的主心骨,是他们团队的核心。

 

这样的你是不可能离开团队,你深深的被队友间的情谊吸引,而这就是他的目的,离不开蓝溪阁你就不可能离得开他,他对你志在必得。

 

而他那时的话已经是含蓄的表白了,只是你自己没懂而已,喻妈妈早就知道了你的存在,早就知道你的身份,并且嫌弃他这么长时间竟然还没有追到你,那个姑娘也是喻妈妈叫来的,目的就是撮合你们俩,让那姑娘死心。

 

你很无语,原来你从一开始就是被他算计的那个,你还傻傻的怕他难过,那家伙分明就等着你自投罗网呢。

 

你淡定的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准备和蓝溪阁的人汇合,准备继续战斗,至于某个心脏的,谁管他呢,你现在正不爽呢,没时间想他。

 

你很淡定,但是索克萨尔却纠结了,你这是原谅了还是没原谅啊?他要怎么给搭档回话啊?

 

得知你的反应,他苦笑,生气了,有点麻烦啊,但是还会生气就表示是好事,你是他的,之前还有些不确定,现在可以准备收获了。

 

很久以后,他躺在你腿上看着你指挥团战,抢boss,轻唤你的名字,和你对视,眼中的温柔让你沉溺,就像他温柔的陷阱,你明知道他在算计你,却不愿意逃,甘愿为他成为人类,甘愿一生相守。

 

你不知道,他最爱就的是你那双眼睛,那暗蓝色随着光阴的流逝越发柔和动人,是被他亲手打磨的璀璨光华。

评论 ( 47 )
热度 ( 107 )

© 幽枫螟 | Powered by LOFTER